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金秋拾枫叶------忆中学老师的花絮(73届校友翁乾梓)

 二维码 131
发表时间:2013-12-17 15:28

(一)

   我不像班上个别同学那样好记性好脑袋,能够清晰能记住过去的中学时代很细节的情节,但凭着回忆我还是能清楚记得住一些属于我自己学生时代的特殊情结,其中,韩珍重老师的身影至今仍然经常闪过,总觉得言犹未尽,还是再说说对韩老师往事点滴。

   说文解字:古人造错字

   古人把“重”和“出”;“矮”和“射”等等文字搞相反了。

重,是由“千”和“里”两个字重叠构成的,字面表达意思:古代交通不便,人们多半住山间僻壤,要想出门要步行千里才行,所以“重”合理的字面解释应该是今天的“出(门)”的意思;而“出”是两座山重叠相加,字面顾名思义:两座山叠相加在一起是很重的,所以应该是“重”的意思。

   矮和射也是这样。矮:是“矢”和“委”构成,“矢”是箭意思;“委”含义是委派、使役态用法有“去”、“派”、“发”的动词含义;所以应该是射箭的意思。而“射”顾名思义,是由“寸”和“身”构成,字面意思一目了然:一寸的身材很“矮”。所以理所当然是“矮”的真正意思。

   这是就是韩老师上语文课时,穿插说文解字的生动情节。

   一双军鞋

   韩珍重老师当我们班主任时,当时学校也有家庭困难补助“政策”,记得有次韩老师在快下课时说,学校这个学期有经济困难补助,每个班都有几个名额,家庭经济困难的同学可以申请补助。课后我写了“申请困难补助申请”,不知过了多久我也忘了。有一天韩老师对我说:今年班上很多人申请,学校补助有限,没有人人都有份,有的比你还困难,但我们研究考虑后,还是给你补助一双军鞋。

   我知道班上比我家庭条件差的同学有不少,不知道别人补助多少?但我知道韩老师一定是照顾我。穿着那双军鞋上学,我觉得特别的温暖。以至于我穿到不能穿了,传给我弟穿,很破了也舍不得丢掉。

凌波仙子

   中学由于受韩老师的影响,那时期我对语文,包括散文、诗歌、小说等特别兴趣,记得有次到韩老师宿舍,他给我看在那里发表的,写水仙花的诗歌。

   我至今还依稀记得大体内容意思:您生长在圆山脚下~~~只要一盘清水,一把细砂~~~就能长成亭亭玉立~~~您高雅~~~清香四溢~~~~人们美赞您~~~花中的凌波仙子~~。

   韩老师是漳州人,水仙花是漳州的特色花卉,圆山是盛产水仙花球的地方,也是漳州家喻户晓的。

   今年春节我弟妹送我一盘水仙花,每每看到水仙花、闻到水仙花的花香,我总有意无意联想到韩老师描写水仙花的意境,觉得特别舒心惬意。

(二)

   也许您和我一样,在中学时代有幸见证并参与了老师的结婚……。这个老师是谁?相信大家都能猜得出。

   我参与了张健德老师本人的结婚,还出席了他的男孩结婚喜酒宴。

   一直想写一篇回忆张健德老师的文章,一直觉得张健德老师很亲近随和,越是如此,反而觉得越无从写起。今天难得春节休息,我要完成一直以来的愿望-----把这篇回忆文章写出来。

   就从我对张健德老师印象开始吧!

   当年的张健德老师看过去大不了几岁,显得很年轻,很瘦,耳朵很大,说话幽默,不苟言笑,懂得东西远远超出我们,也超出他自己那个年龄段。上物理课,很会板书时常用图画或用比喻加以说明,也许也是我印象深刻之一,而且至今收益。

   比如教动势能时:讲质量与速度关系。他是这样比喻:一个大球,一个小球,从斜坡上滚下来,问:你用同样的力,大球容易停住?还是小球容易停住?正确答案:小球易停,大球难停。

   至今收益的是:当我开空车和坐满人或装了很多东西的车时侯,前者可以轻易刹车,就可以很快降速;后者则要提前刹车,而且还要较重刹,才能保证行驶安全。

   比如教电流和电阻关系时。他是这样教的:电流总是往电阻最小的地方走,比如人体与导线,当人体电阻大于导线时,电流往导线走,当人体电阻小于导线时,电流往人体走,这就是为什么电死人的道理。

   至今收益的是:在带电作业时,根据老师讲的道理就能做到,我是亲历亲为自己动手做过的。做法:分别剥离好两根要连接的电线,人体必须穿胶鞋与地绝缘,然后将剥离好两根赤裸的两根电线先连接,用手将其绞紧包扎上电工胶布就可以了(注意:只能在220V电路上作业,同时注意作业时手不能触碰墙壁,还有电工钳也要有绝缘皮套)。

   ……所以人们常说:授人以鱼,可饱食终日;授人以渔,可饱食终生也。

   有件事我常常回味,平时不苟言笑的张健德老师,有一段,上北峰期间却大抓文艺演出。

   我们班经常排练大合唱,我忘了是否是学校文艺演出比赛,也忘了是否获过名次,但那首歌和那时情景常常让我回味无穷。

   “太阳呃,一出呃,照四方……”

   领唱的是女同学芝玉,在那寂寥的山村,我们的歌声显得特别的动听,其中掺杂着几分青春的躁动和热情,至今难以忘怀。

   我记忆中最值得感激的有两件事:

   高中毕业前夕,对前途毫无希望的全班同学当中,我却意外得到了健德老师参军体检的推荐,在五个男同学名单中,只有我和当时的排长体检合格通过!虽然有种种原因没有去成,但我还是非常感激健德老师的推荐和厚爱!因为参军对当时的年轻人而言,不能不说是最好的一条出路!

   毕业后和健德老师偶有来往,其中,健德老师当副校长期间,我家小女上高中报考福高,刚好超出录取分数线几分,找了健德老师帮忙,健德老师爽快答应并落实到实处解决问题。

   很多人都说:健德老师很肝胆!我也同感,且一直心存感激!

   细算起来,健德老师也退休几年了,我衷心祝愿他退休的日子里,每天愉快开心,健康幸福!

(三)

   菱角分明的脸型上架着一副褐色边框的眼镜,在眼镜的背后有一双炯炯有神眼睛,一口带着浓浓闽南口腔的普通话,上课时总是衣着整洁,话语干练简捷身体笔直,显得有底气。黑板字写得干劲有力,我当时就觉得一点也不像教数学老师的板书,倒像一个很懂书法的语文老师的字体。

   他给人印象:严肃、精明,虽然中等身材偏瘦,但结实、灵巧,浑身上下透露出活力、才气、威严。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第三任班主任潘一民老师(注)。

   在潘一民老师班上,有件事每每回想起,总让我啼笑皆非含羞有愧。

   记得那时学校经常在操场上召开大会听报告,往往就是就地而坐一坐就是半天,有时烈日当空常常忍耐难当,所以我也和其他个别同学一样,常常借口上厕所之机,溜到哪里躲躲歇歇。每当此时老师就会目送你,看你是否往厕所方向,溜得次数多的就会尾随你一段确认你进了厕所才作罢。

   那天的操场大会上,也许我去厕次数多了,或许去的人数多了(记不清了,好象是明新、庆善、智和、存铨一起溜,但其中有1-2个一定记得对),引起潘老师注意,照例尾随我们,那天在厕所躲里很久。我记得很清楚谁问到:我们躲这么久了,没问题嘛?我自作聪明理直气壮回答:怕什么?我们是蹲着“拉大便”, 潘老师要进来检查,我翘起屁股让他看,有可能吗?话刚落音突然响起老师大声训斥:“思想不学习,政治不挂帅,到处躲!”我一听吓坏了,蹲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出,厕所里一片寂静,一会儿潘老师气喘吁吁地出去了,我们听到他走远了,然后轰然大笑。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几个有碰到潘老师走过,就会互相冲着边做鬼脸边模仿地说道:“思想不学习,政治不挂帅,到处躲!”乐不可支,常常笑得前张后仰。

   说实在那时“思想不学习,政治不挂帅……!”是很严重的事,而且那样“忽悠”老师,笑归笑乐归乐,我心里也担心潘老师秋后算帐,找我们写检查向全班作检讨。但那天过后日子一天天在担心中平静度过。潘老师完全没有记恨报复,在他班上后来我好象还当上了“干部”。

   我对潘老师一直怀有感激之心,在他那严肃威严外表下面包藏着一颗宽容慈爱的心。他宽容了我的幼稚"错误",却赢得了我的尊敬:潘老师,您不仅是一位出色的数学教师,还是一位心胸宽广言传身教的好老师!

   在人们欢度国庆佳节之际,回忆这段小花絮,愿她随风飘去,带去我的怀念和哀思。

   (注:根据我们班权威人士回忆证实:第一任班主任:郭端聪 69-70 初一(上) 半年;第二任班主任:潘一民70-70 初一(下) 半年;第三任班主任:苏新庭 70-70 初一(下) 半年不到;第四任班主任:韩珍重 70-71初二1年;第五任班主任:张健德 71-73 高中两年)


文章分类: 我和我的福高
分享到: